何镜堂:建筑应以人为本 解决社会问题

时间:2017-07-26 01:11来源: 作者:佚名 点击:

著名建筑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名誉院长、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何镜堂

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中国取得了巨大的变化,经济快速增长,各行各业突飞猛,在城市建设领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面貌得到日益更新。但与此同时,各种问题也不断涌现,在当代如何为激变的中国做好设计,是值得每位建筑师思考的问题。

建筑离不开社会,建筑如果离开社会,不是以人为本,不是为社会服务,那么我认为这个建筑肯定做不好。激变的中国面对很多问题,各种文化交流大发展,那么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传统建筑怎么办?在不丢弃传统的同时如何搞好创新?面对这些问题,中国的建筑师应该积极应对,通过不同的方法去回馈社会、回应社会的需求。建筑师不要追求个人的表现,而是应该为人服务、为社会服务,这才是建筑师应有的宗旨。

我认为一个建筑师如果仅仅埋头于工程,不从理论上去总结去深入思考,那么很难提高自己的设计水平。世界上没有一百分的建筑,建筑受很多方方面面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所有的因素都可能影响建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取舍,就需要我们不断思考和探索。在这样一个长期的过程中,我逐渐形成了“两观三性”的建筑理念。“两观三性”中的两观分别是指建筑的总体观和可持续发展观,三性是指建筑的地域性、文化性和时代性。建筑的三性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地域是建筑赖以生存的根基,建筑受当地的气候、环境和文化的影响,这点不容置疑,而文化则是建筑的内涵和品味,建筑是一种文化。时代体现建筑精神和发展,建筑必须和时代结合,反映时代的要求。

中国馆

建筑的答案很多,同一个命题可能会产生大量的答案,但并不是没有依据的答案。根据不同的条件、地形、主题,要有不同的处理办法。任何建筑,我都是拿“两观三性”的理念去做的,运用这个理念针对不同的项目形成不同的建筑。建筑不同,表现形式也不同,但根源和理念是统一的。 

就建筑设计而言,从整体来说第一步是定位,不同的建筑有着不同的定位,以此为依据展开后续设计。中国馆的定位是我们泱泱大国站起来之后给世人的一种中国的符号、中国文化的象征,侵华日军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则是从战争到和平的定位,设计中注意突出遗址主题,塑造整体氛围,展现特定的场所精神。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

除了一些与重大事件相关的建筑,我还做过二百多个大学的设计工作,在做学校建筑的过程中着重研究了大学的定位。我们认为:过去大学培养的人才,是考试型人才,这种学生出来之后最大的优点是听话,但是他的适应性和创新思维都比较差;而现在的大学培养的是创新型、复合型的人才。大学校园的规划如何满足这些学生的培养需求?我的观点是“交往”,互相交往,增加互动,让大学的所有学生之间、高年级和低年级之间、师生之间,能够有更多的交流、交往。我提出了“环境育人”的概念,注重校园建筑的设计规划,让学生们能够在一个有湖光山色的场所感的校园里交流互动。这就是我对大学设计的定位。

关于建筑学教育,我始终认为建筑不是用来自我欣赏的,不是一种高楼广厦的艺术,而是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因此从学校教育开始,就应该让学生们明白这一点:建筑不是一种用来静置欣赏的纯艺术,而是要面对大众、为大众解决实际问题的艺术,是一门让人们能够使用同时又具有美感的学科。这些年我培养了很多博士生、硕士生,在教学过程中一直强调“产、学、研”相结合的三位一体的建筑教育模式,因此我的学生不光是理论学习,而且必须和我一起通过创作实践来提升能力,通过实践真正解决问题,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和我的研究生一起共同完成的。这种“产、学、研”相结合的教学模式的结果是既出人才,又出作品。我认为一个好的建筑师,既要有数学家的逻辑思维能力,又要有艺术家的形象思维能力,还要有对时代、对社会的热忱,这样才能创作出真正以人为本、服务于社会的好的建筑作品来。(整理自何镜堂“为激变的中国而设计”学术交流探讨会发言)


    相关内容

    信息展播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