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新立:我国城镇化道路将经历六个转变

时间:2017-08-30 18:16来源: 作者:佚名 点击:

日前,2017首届中新·国际特色小镇发展论坛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出席活动现场并发表演讲。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郑新立

对于城镇化发展进程所面临的问题,他表示,过去30多年城镇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也出现了一些弊端和问题。第一个弊端最为突出,是城市化结构不合理,人口过度的向大城市、特大城市集聚,导致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城市病的出现。第二个弊端就是城市的布局不合理,城市过度集中在沿海地区,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化滞后于沿海的城市化。第三个弊端就是城市化的过程中,虽然一批农业劳动力到了城市来就业,但是他们的户籍没有解决,他们没有分享到市民所应享受到的各种公共服务。

据了解,去年1212号,由国家发改委联合国开行、光大银行、企业家联合会、企业协会和城镇化促进会六个单位下发了实施千企千镇工程,建设美丽特色小镇的通知。

目前,已经有二百多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签订合作协议,现在报上名在网上审查的又有几百个,今年要争取这些成熟的特色小镇,由地方政府和企业签约,签约之后国开行、光大银行马上就跟踪给予贷款的支持。郑新立说道。

在实施千企千镇工程中,郑新立总结了在城镇化道路上将会出现一系列的创新和转变,分别为以下6个转变:

 

第一个转变是在城镇化的方向上要由重点发展大城市向重点发展特色小镇转变。

我们在城市的郊区,一小时生活圈之内选择交通便利、环境优美的地方,动员城市里面的企业、大学、医院、科研机构,到这些小城市来发展,一个企业可以依托一个小城镇,依托一个产品形成一个产业,构成了上下游的产业链,这就能够带动一个小城镇的发展,一个小城镇的规模可以是五万到十万,最多不超过20万,五万到二十万人口这样一个规模,打造一个优美的环境,使这些企业、学校或者医院这些单位获得新的发展空间,通过在这个小镇上来发展专业化协作,降低成本,能够形成更高的竞争力。这将改变中国城镇化的走向,要由过去过度的向大城市集中,改变为重点发展小城镇,过去为什么人口往大城市人去呢,就是大城市里面就业机会多,能挣到钱,小城镇虽然生活成本低,但是就业机会少,到这儿来挣不了钱,现在我们通过发展一批特色小镇,在小城镇上他有就业机会就能够吸引城市的人口和农村转移的人口到小城镇来聚集,从而改变中国城市化的走向。

 

第二个转变是在城市的功能上,由过去工作区域和居住区域相互分离改变为向产城融合的方向发展。

过去我们搞城市化大家把他俗称为摊大饼的方式,搞一个很大的园区搞成居住区,搞一个园区搞成工业区,再搞个商贸区,搞个物流区,这样他的就业的地方和他居住的地方是互相分离的,这就形成了潮汐式的人流。比如说我们北京在回龙观盖了一大片社区,现在那个回龙观住了30万人,这30万人大部分是在市里面上班,每天早晨几十万人由回龙观到城里来,下午又有几十万由城里回去居住,形成大规模的潮汐式的人流,带来的交通的压力神仙也解决不了,大家集中进出,这种交通的压力是没办法解决的。

我们在小城镇里面打造一个很好的工作的环境,同时这里面又有配套的医院,又有学校,可以步行上下班,或者是骑个自行车也可以,这样就可以避免形成了潮汐式的人流。所以下一步我们的小城镇的发展,必须是产城融合的,不是盖一片房子,那么让大家到那去买,不是这样的,而是必须要有产业,要有就业的机会,在这里有自己的事业,同时又在这里居住。

 

第三个转变是在城市的功能上,主导产业的选择上,由多业并举的综合性城市向专业化的特色产业发展。

现在我们搞的大城市特大城市和中等城市,往往是各种产业都有,是一个综合性的城市,未来我们搞特色小镇就是高度的专业化,围绕一个产品形成一个小镇,比如说浙江省在改革开放中形成了一种块状经济的模式,依托一个城镇、一个县城发展多种特色产品,然后围绕这种产品来搞专业化协作,他就形成了全世界无与伦比的竞争力。

像浙江的嵊州是全世界领带的生产中心,据他讲,他生产的领带包括贴牌的领带,占全球领带产量的80%,每天就有两三千个新的领带的款式投放市场。比如说诸暨市的大唐镇的袜子,一年的产量70多亿双,一个镇的袜子的产量够全世界人每个人穿两双,我看了一个文章,比较了一下美国一个生产袜子的小镇和我们大唐镇,我们大唐镇专业化分工的程度更高,规模更大,成本更低,所以我们大唐镇这个袜子生产基地出现之后,美国这个袜子生产小镇就萎缩了,我们这个竞争力比他要强,所以将来搞特色小镇一定要突出它的特色,不求大,不求全,主要是看你有没有自己的特色,而且这个特色的产品要在中国的市场上要有比较高的占有率,在全球的市场上你要有比较高的占有率,这是在产业的选择上。

 

第四个转变是在投资运营的主体上,要由政府主导转变为企业运营。

这个模式就是我们华大幸福基业创造的模式,的固安这个县城,在我们北京天安门城南50公里,过去它这个县里的开发区都是由政府直接来主办的,然后这个开发区设立个委员会,县政府设个招商办,搞了好几年也招不到几个人,工作效率比较低,后来干脆把开发区委托给华大幸福基业这个公司来办,政府跟企业之间实行PPP的管理模式,给一个特殊的政策,也就是说企业来投资运营,将来你招了商以后,这个开发区新形成的税收用税收的增量来作为投资的回报,这个模式搞了以后,调动了企业的积极性,华大幸福基业在固安有三百多个招商人员,一年招到几百亿的投资,而且来的这些企业都是一些高水平的企业,包括外资也开始进驻,这个模式中央政策研究室我的前任肖主任他亲自在那调研,写了很好的报告,后来又拉了三个人,我们四个人联合把这个报告签名报给了克强总理,克强总理批示,批示以后华大幸福基业这种PPP的城市的投资运营模式开始火起来,现在在全国各地他都跑去搞这种模式,好多城市也在探索这种模式,因此特色小镇的投资运营由政府主导,政府亲自操作转变为由企业来投资,企业来运营,可以大大的提高效率,调动企业的积极性。

 

第五个转变是在土地的供应上,由政府征地以后招牌挂,向转让土地用益物权或者土地入股的方式来转变。

过去小城镇等城市建设的用地,都是政府向农民征地,用很低的价格几万块钱一亩,征来以后一平然后价值一下子上升了几十倍几百倍,通过招牌挂然后让企业来进驻,土地财政已经成为第二财政,相当于我们现在政府的一般预算收入的70%左右,这个模式不能再下去了,不能再搞土地财政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部署,特别是提出要建立全国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农村的经营性建设用地可以跟国有土地同权同价,特别是农村的宅基地的整理所节约的土地,他的建设用地可以拿到一定范围内去进行交易,满足城市新增建设用地的需要。

 

第六个转变是融资的方式上,由间接融资为主向直接融资为主转变。

前三十几年的发展,我们过分的注重间接融资,以银行提供贷款为主,现在形成了债务率过高的状况,特别是我们央企的债务率,有的到70-80%,甚至更高。由于债务率过高,导致他的成本负担很重,一年赚的钱大部分交给银行了。我们稿特色小镇切记不要把债务比例搞的太高,尽可能股权融资,由企业来投资,你可以有股权投资,农民的土地也可以以土地来入股,所有需要的各种要素,各种企业带着生产要素来投资入股,尽可能的扩大股权融资,把债权融资保持在一个适当的比例,这样小城镇未来的运营就可以避免过重的债务负担。


    信息展播台

    热门排行